【不知】古代的书画能好玩到什么地步?|西泠艺文圈

生活2017-08-29 18:43

书画尽管多数时候高大上得一塌糊涂,但是如果你认为它只会一本正经,可又就是你的不是了。 台北故宫曾搞过一个《书画家的幽默感》主题展览,专门挑了十件历代书画出来,告诉大家:谁说书画就不能幽默了!虽然有些幽默藏得比较深,不过有几幅还是很有喜感的。

虎瘦被蜂欺

(▵清·华喦(yán)《蜂虎》)

八面生风、虎背熊腰的才是老虎? no,清代华喦笔下的老虎,不仅瘦成了皮包骨,而且怕蜜蜂怕得不行。 虎瘦被蜂欺,又是可怜又是无可奈何。瘦子感到了来自画家的嫉恨…

他胡子太少,你分他点呗

(▵明·沈周《化须疏》)

事情是这样的,沈周的小伙伴赵鸣玉老了没有胡子,另一个热心肠的小伙伴姚存道看不下去了,就想找一个叫周宗道的美髯公,要他分十茎胡子给老赵。

为朋友要胡子这事马虎不得,沈周就大笔一挥,引经据典,写出了这篇请人募捐胡子的大作。

钟馗照镜子

(▵清·无款《丰绥先兆图》)

“丰绥先兆”,实际上是“封祟仙照”的谐音。画的主角是钟馗,钟馗把四个小鬼坐在地上,取下帽子照镜子。 因为长得太丑了,自己看到镜子都吓了一跳。 坐下的四只小鬼倒是很淡定,就是被人骑着大概还是很无奈的。

大白天见鬼了

(▵清·黄应谌《画祛倦鬼文山水》)

画的是明代公务员申时行写《袪倦鬼文》的事。说申先生因为犯困好几个月都没有整理手稿了。 为什么会误事呢,申先生觉得是每次“困意则鬼入之”,都是鬼怪来捣乱,所以他就撰文驱鬼。 这时候,正打着瞌睡呢,倦鬼就气冲冲地过来,要跟他理论了。画里面春暖花开,鬼除了穿得比较邋遢外,一点也没有吓人的样子。

猫鼠游戏

(▵民国·溥心畬《猫鼠墨戏》)

画中喵星人酣睡,两拨老鼠或喝酒醉卧,或上呈文书,热闹得很。不知大猫是真睡还是装睡? 除了台北故宫展出的这几幅,当然也还有——

米芾的玛莎拉蒂

(▵北宋·米芾《珊瑚帖》)

米芾收了3个宝贝,写信给朋友显摆。写到第3个宝贝“珊瑚一枝”时,激动死了,顺手就画了个“三叉戟”形状的珊瑚笔架,还不忘在图画旁亲自标注——金坐。可把人家嘚瑟得啊!

也不想一想,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

黄永玉老先生简直是个段子手,就不说14年在西泠秋拍中拍出的年度最佳励志拍品——我丑但我妈喜欢了。

这只喵星人眼神也是很有杀伤力啊↓

编辑:一一

图片来自台北故宫官网、网络等

审核:orlipher